“哈哈,好说、好说。”唐辉抱着拳跟一群客人打着哈哈,随即转头瞪着一对牛眼走到陆泽所在的楼梯下方,压低声音恨恨的说:“臭、小、子,给我下来!别以为你唐叔不敢揍人!”

最后几个字说出来时,因为过于哀怨以至于语调都有些扭曲。

“好啊。”陆泽笑了,以左手为支点,一个漂亮的空翻越过扶梯落地。

这个动作让唐辉的瞳孔猛地一缩,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陆泽,“好个小子,什么时候身手这么凌厉了?叔怎么以前没发现呢。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跟叔掰掰腕子了么?”

唐辉抱臂挠着下巴,矫有兴趣的打量着陆泽,还别说他这么一看,似乎还真看出些问题来。

那就是,虽然陆泽的神态一如既往的散漫,但是眼底的淡然和站立时那沉稳的呼吸,与他曾经对陆泽的认知……

截然相反!

“我可不敢,毕竟我害怕英琪姐。”陆泽揶揄道。

“你!——”老唐怒发冲冠。

“唐叔,谈笔生意怎么样?”陆泽反手从掷出一盒软包夏烟。

老唐闪电般探手,眨眼间,烟盒就出现在那只糙手中,捏了捏那绵软的触感,大叔嘴角咧开刚要大笑但突然一顿,眉毛猛地立起,瞬间瞪眼将烟盒了甩回去!

少年张开五指接住。

粉嫩少女大秀粉艳身影

中年大叔眼神凌厉的盯着陆泽,语气中更是带着罕见的严厉,“这包烟70块,你哪儿来的钱!”

陆泽坦然抬头,视线相望间,他咧嘴笑了,将烟盒又甩了回去。

“叔,拿着吧。这钱没偷、没抢、没要,自己赚的。”

语气自然,甚至还有些温和,没有任何急于辩解的态度。

陆泽的心底很暖,他知道唐辉在担心什么。

以自己家庭的状况,是不允许在生活学习之外浪费哪怕一分钱的,唐辉实则严厉,却是在为自己和自己的家庭着想。

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看似粗莽,实则心细如发。

“真的?”老唐犹疑道,五指紧了紧烟盒,确实有些舍不得。

“比真金还真。”陆泽笑得很灿烂。

“哈哈,小子有出息了!行,这包烟叔就笑纳了。不过如果以后让叔知道你说谎,你知道的——”唐辉先是迷醉的嗅了嗅烟草的香气,然后示威似的举起砂锅大的拳头,用力的晃了两下。

然而,唐辉却敏锐的在陆泽脸上发现一丝……怜悯?

老唐眯起了眼睛,这小子什么意思?

莫非,在瞧不起我唐辉的拳头!?

这简直……

“把烟拿过来。”一道平静的女声从背后传来,声音有些冷,冷的让老唐这个大老爷们都打了个哆嗦。

“……英琪?”唐辉脸上的表情先后在短短三秒内经历了愤怒、呆滞、吃惊、讨好的表情,最终化作谄媚,转过身子颠颠的跑过去把这盒夏烟双手捧过去,“哈哈哈,好闺女。你这怎么大晚上突然回来也不跟爸说一声,好让老爹去接你啊。”

陆泽的视线前方,一名穿着短款夹克内衬白底线衫,搭配九分皮裤黑色长靴的高挑女生,正抱臂冷冷的看着唐辉。

身高约174cm左右,双腿又长又直,洁白的下巴微微扬起,马尾辫垂在在脑后,英气的双眉挑起,眼神在落到陆泽身上时,带着不满轻哼一声。

陆泽带着歉意,微笑摊开双手。

唐辉老实的把烟盒交给自家闺女后,偷偷转头又凶又委屈的瞪了陆泽一眼。

“我已经说过唐英琪来了。”陆泽面色诚恳。

唐辉脸上的表情凝固,眼神渐渐凶狠,全身肌肉有着爆发隆起的趋势。

“要叫英琪姐!”唐英琪冷冷的纠正。

“爸,你就是这么戒烟的?”白皙的两根手指夹着那包夏烟,唐英琪不善的发问,顷刻间就把老唐的注意力又拉了回来。

“我没抽。我真没抽!”老唐的语调委屈而悲愤,“你看连塑皮我都没撕开。”

“那你接烟干什么?”

“我……就闻闻,还不行么?”

“不行。”

老唐:……

“我先回家,再让我看到你抽烟,哼。”唐英琪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警告,高傲的扬起下巴转身走向店铺。

“老唐这闺女可真是俊啊。”

“那唐老板怎么这么糙?”

“嘘……小点声。”

食客们窃窃私语,用惊艳的眼神看看唐英琪,又用怀疑的眼神不做痕迹的扫过唐辉,惹得后者险些忍不住爆发出来。

“英琪姐好。”

“大姐好!”

三名辉煌机修店的学徒鞠躬哈腰。

陆泽好笑的看着这只白天鹅高傲的背影,刚刚那警告的眼神,可是同时甩给了老唐和自己。

“我唐辉怎么了!?就因为这么俊才是老子的种!老子年轻时可是正儿八经的小奶狗!”

“没错,叔你说的都对。”陆泽笑着点头应是,然后在中年大叔错愕转到狂喜的表情中,又丢出一包夏烟。

咕嘟~~

唐辉不敢置信的捏了捏这柔软的烟皮,“你咋还有?”

“这是明天孝敬您的。”陆泽咧嘴笑道。

“没事、没事,今天明天都一样,陆泽你小子有出息啊,别说……嘶,这烟卷味道可真是地道。”唐辉有些泪目了,这多好的孩子啊。

当下就迫不及待的叼出一根,掏出火机点上,舒坦的吐了个烟圈。

“对了,刚刚你说有什么事要和叔商量。放心,看在多年邻居的面子上,只要不是违法犯罪的事,一切都好说。”老唐大包大揽,现在越看陆泽越顺眼。

“唐叔,借你那间机修室用用。”

“机修室?行啊,明天让钢蛋他们给你腾出来,要用几天?”老唐又嘬了一口香烟,浑身哆嗦了一下。

“不是对外经营的那间,是您自己的那间。”陆泽笑的颇有深意。

“好……等等,谁告诉你的!”老唐眼眉立起,盯着陆泽,惊疑不定。他自己的那间机修室里面,可是藏了一些真正的家伙,他能够断定自己绝没跟陆泽说过,甚至连三个长期在这里工作的学徒都不知道。

“反正英琪姐肯定不会跟我说的。”陆泽说的很诚恳。

“好、好、好,还真是女生外向,既然你知道了,叔也就不跟你藏着掖着了。”唐辉此刻的脸上再没有先前的随意,他盯着陆泽的脸,声音严肃:“我可以明确的跟你说,这机修室里的东西,不是你这个年龄能够接触的,所以,别怪叔不同意。”

陆泽并没有着急,他明白老唐的意思,在老唐看来,那间机修室内藏着一些可以被称作真正兵器的家伙们,以自家老爹和唐辉以前的底子,搞不好连重武器都有。既然当父母的都没和自己孩子说起过,唐辉更不可能让陆泽去接触这些东西。

或许,在唐辉看来,自己这一代人能够平平安安活着便是最大的幸福了吧。

只是,未来通常并不以自己的意愿而发展。

“里面的东西我不会动,也不会研究,我需要的是那间屋子里最专业的设备。”不待唐辉开口,陆泽竖起食指,“一台战斗协会a级小队的现役构装机甲。明天我要运过来进行拆解,除了唐叔你这里,放在其他地方我不放心。”

这次轮到唐辉震惊了,他哪里能想到陆泽竟然轻飘飘丢出这么一枚重磅炸弹来!

a级战队的现役构装机甲,最低恐怕都在四代以上,个别构装甚至还有低空突破音障的能力,更别说拥有大范围破坏力的狂骑机甲和元素机甲!

真要说重型火力,自己那点藏货在这些人形兵器面前,绝对不够看的!

最关键的是……

这个小子怎么能搞到这些玩意的!?

***

&nbsps:感谢“青丘十三”3000赏,感谢“少司命玄凝”“起风了l”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