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听了赵湘琳的话,在希望之下又生出不少力气,领着赵湘琳继续向山后绕去。

在交谈之中,赵湘琳得知,小男孩叫魏宗保,两个孪生妹妹分别叫魏宗霞、魏宗霓。据他所说,他们的父母还真是“猎户”,只不过不是一般的猎户,而是专门猎杀妖兽的“猎户”。妖兽的肉可以卖给酒楼饭馆;皮可以卖给布店缎庄;骨可以入药,甚至还可以当成是铸器或铸宝的材料。如果有幸得到妖灵宝珠,那可更是赚大了。由于妖灵宝珠可做属性宝石之用,所以随便在街上叫卖,就能卖个令人满意的高价。

而那伙恶棍,就是深居在山中的一群人。魏宗保只知道,有一日父母接到了一封信后,愁眉不展许久,然后母亲就收拾了些细软连夜带着他和两个妹妹赶往离住处最近的大城。可是,刚出门没多久,就被早已等在半道的一些大汉给“请”到了群山深处。

在恶棍的营地里,他们见到了父亲。父母在被迫饮下恶棍头领递来的一碗酒之后,双双倒地身亡。再后来,就发生了恶棍头领限定三个孩子七天之内逃出山区的一幕。

听完了魏宗保的讲述,两人也到了他两个妹妹的藏身之处。与其说是“藏身”,不如说是“等死”更恰当。两个孩子已经饿得意识不清了,互相搂抱着躺在一座凸起的岩石下昏睡。

“姐姐,你身上有吃的么?”魏宗保舔着干裂的嘴唇,眼巴巴地瞅着赵湘琳。

“没有,你在这先等着,我去给你们弄点儿吃的来。”赵湘琳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天已经完全黑透了,这种情况之下要在短时间内抓到什么走兽、飞禽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她还有别的办法。她猫腰在附近的草丛中兜了一圈,带回来七、八串又肥又大的蚂蚱、草蜢、螽斯、蟋蟀,拢了一堆枯叶和草棵点着,烤起了虫子。

虫子烤得“嘶嘶”作响,魏宗保口中吧嗒着口水,懊悔地说:“我怎么没想到这点呢?虫子也是能吃的,早想到的话就不会忍饥挨饿了!”

赵湘琳微微笑道:“这里的虫子可不是每一种都能吃的,有很多都有剧毒,吃上一条小细腿也能让你七窍流血。再说,就算你们填饱了肚子,能在七天之内走出这片茫茫大山么?”其实这里距离有人烟的外界大约有四天左右的路程,对没有修炼过的孩童来说,那点儿脚力根本就不够。

或许是闻道了烤虫子的诱人香气,两个小丫头挣扎着坐起身来,接过烤熟的虫串,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怕三个孩子吃不饱,赵湘琳又去抓了十几串虫子,统统烤得焦脆,香气四溢。这股香气竟召来了两只松鼠,自然,它们也成了烤肉美餐。

饿肚子的问题暂时解决了。

三个孩子摸了摸油囔囔的嘴唇,拉住赵湘琳的衣袖不肯放了。

天然呆萌可爱丫头户外写真集

“走吧,姐姐带你们去我的朋友那里,有我们保护着你们,不论是什么样的恶棍来了,统统都打趴下!”赵湘琳做了个挥拳的动作,逗得孩子们咯咯直笑。

“呵呵,我说怎么会有香味,原来是你们在搞鬼!”突然,一阵阴阳怪气地讥笑声随着一阵清凉的夜风一起飘了过来。

“是谁!出来!”赵湘琳喝道,她连忙将三个孩子揽在了身后。孩子们吓得不轻,躲在赵湘琳身后连大气都不敢出。

赵湘琳心中也没底,一是因为她也不清楚喊话之人到底躲在何处;二是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实力,究竟来了多少人。“嗨,只要他是个修真之人恐怕就比我厉害,这下铁定没戏可唱了。”赵湘琳的额头沁出了冷汗,心中盘算着该如何是好。要脱身就很难,还得保全三个孩子,难上加难。她后悔没听从花清雨的建议,如果此时有杜怀柔跟着,那就好办多了。

“你胆敢只身闯入我皇崖界,难道不知道要先去皇崖洞请个安吗?”对方从树林里闪出,黑暗之中只看得出一道人影。

“‘黄牙界’?牙都黄了还请什么安呐,哈哈哈!”赵湘琳故作镇定地嘲笑着。她知道,这时越是胆怯,就越是危险。相反越是瞎咋呼,就越能令对方起疑。

只可惜,对方并不吃这一套。“哟嗬?敢笑话老大亲自给我们地盘所起的美名,胆子果然不小!今夜老子就抓你们一起回去祭我皇崖大旗!”不知此人是横行霸道惯了,还是根本就没有那个谨慎多疑的脑子,竟挥舞着魔刀径直冲了过来。

手无寸铁,实力不足,赵湘琳勉强闪过了前面几刀,可为了护住身后的三个孩子,她还是挂了彩。那人抬起明晃晃的黄光魔刀,舔了舔刃上的鲜血,兴奋异常,猖狂地大笑道:“哈哈,我当是多么了不起的家伙!原来是个窝囊废!受死吧!”

“且慢!”赵湘琳大喝一声,用几乎要杀死对方的眼神盯着那人——虽然她知道,这么暗的环境之下,恐怕对方什么也看不见,“你如果敢砍下这刀,我立即叫你身首异处!”赵湘琳怒道。

“放屁!”那人毫不留情,当头一刀劈下。赵湘琳已经预料到如此,话音未落就一把揽住三个吓呆的孩子往坡下滚去,那人劈了个空。他“哇呀呀”地大声叫着,刀刃一抖,一道刀波贴着地面向四人追去 ,草叶被齐齐地削平了,赵湘琳躲开的话,三个孩子就要丧命

,不躲的话,她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挺得过去。

进退两难的情况下,赵湘琳把心一横,还是把最后一线生的希望留给了三个孩子,张开双臂最大限度地挡住了刀波袭来的角度。

“嘭”,一声诡异的怪响,赵湘琳只觉胸口受了一记极为沉重的痛击,击中的那一刹那,胸口骤然紧缩,一股窒息的濒死感席卷全身。睁眼瞧时,刀波已化为一片光点消散。“这是……”赵湘琳惊讶无比,莫非有高人暗中相助不成?“不,不对,是休戚莯!”她突然想起在离台山雨神庙中自己化为木头的情景。“竺远来曾经说过:‘在危急之时,休戚莯会由草转木甚至是转石来伪装、保护自己。’看来这次又是它替我挡下了刀波。”

同样惊讶无比的还有那个坏人。他那一记刀波可是打算来个串糖葫芦的,结果竟被那个没有兵器、实力不济的女子用血肉之躯给挡下来了!“她有护体的宝贝!”这是他心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于是喝到:“好家伙,竟然还有这等异宝!快快交出来,省得老子动手!”

“白日做梦!你是杀不死我的!”赵湘琳冷笑。其实她心里很清楚,胸前的伤口传来的剧烈疼痛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再来这么一次恐怕休戚莯也挡不下来了。

“杀不死你,我还杀不死他们?”恶人狞笑着指了指那三个孩子。

“我已经提醒过你了,可你不知好歹。我已向朋友求救,等他们一到,就是你的死期!”赵湘琳没有露出半点惧色。

恶人笑得更厉害了:“‘山有山鬼,水有水鬼’。你连这都不知道,还扯什么朋友不朋友的?你听好了,你的朋友此时恐怕早已被大卸八……”

“扑哧”,一道紫色长虹如同闪电一般贯穿了恶人的脖颈,他话还没说完,头就咕噜噜地滚到了地上——他还真的身首异处了。

“你没事吧?”远处黑暗中传来一个女声。

赵湘琳认得,那是关灵韵的声音。她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叹道:“我的天呐,可算来人了!”

关灵韵握着紫光莹莹的神机弩从草丛中走了出来,看了看倒地的尸首,说:“还好,来得及时。也多亏他拿着把亮闪闪的魔刀杵在那儿说废话,否则我还不好瞄准呢。”

“差点儿死在这无耻之徒手上。”想起刚才的危机,赵湘琳心中仍然一阵后怕。

“主人和萧公子他们也受到了袭击,于是命我们姐妹几个四散寻找你的行踪。他们三个是?”

“先回去再说吧。”赵湘琳瞅了瞅三个目睹了太多杀戮的可怜孩童,心疼不已。至于萧天河和花清雨的安危,她丝毫不担心。就像躺在地上那样的家伙,去三、五十个恐怕都不够竺远来一个人收拾的。

……

与同伴会合之后,花清雨也将其他几位妖族唤了回来。赵湘琳跟大家讲述了这段简短而又凶险的遭遇。

“‘黄牙界’?莫非这里也是一处无主之地吗?”萧天河疑惑道。

关于这一点,赵湘琳十分肯定:“不,不是的。无主之地中从来没听说过‘黄牙界’这个名字。那个死人也说了,‘黄牙界’是他们老大所起的名字。”

“不过这倒是十分让人意外。这里地处偏远,居然会有一伙恶人隐居。”花清雨道。

赵湘琳忿恨道:“什么叫‘隐居’啊,分明是作恶才对!”

“可是,这片山域人迹罕至,距离最近的村落也有三、四天的路程,他们对谁作恶呢?”花清雨提出了个难解的问题,大伙儿都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赵湘琳说:“管他的,反正不是什么好人。我们就去那个‘黄牙洞’,把那伙恶棍连窝端了吧!”

魏宗保拉了拉赵湘琳的衣摆:“姐姐,别去!那伙人厉害得很!个个都杀人不眨眼!”

赵湘琳蹲下身安慰道:“放心,姐姐的朋友比那些家伙更厉害。他们杀害了你们的爹娘,你们难道不想报仇吗?”

“想。”魏宗保点了点头。

“那就带我们去那个‘黄牙洞’吧。”

“好!你们随我来!”魏宗保领着两个妹妹走在前头,赵湘琳和其他几位妖族一起跟了上去。

花清雨望着那三个孩子的背影,皱了皱眉头,走到萧天河身边,小声说:“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萧天河轻轻拍了拍花清雨的手背,叮嘱道:“先跟去看看再说,保持警惕。”

跟着魏宗保走了三日许,一座巍峨的高峰矗立在众人眼前。其实这里离出发的地点并不远,只是一路都是高崖峡谷,异常难走罢了。那山峰高耸入云,满山岩石渣土,在诸多青绿色的山峦之间,这座灰黑色的山峰格外显眼。

“就在山顶上。”魏宗保指着一条不显眼的山道,“从这儿可以上去。”

“你们三个就别上去了,免得到时还要分神保护你们。”赵湘琳道。

三个孩子点了点头,乖巧地走到不远处的一座岩石旁边休息。

赵湘琳对关灵韵说:“关姑娘,我看你就留下来照看他们吧。”

“好。”关灵韵应道。

花清雨道:“贺大哥、杜

姑娘和田姑娘也一起留下,彼此好有个照应。”

“嫣儿和小雪你们两个也留下来吧,以保万无一失。”萧天河对黎翠嫣和白樱雪道。

虽说人多更安全些,只是赵湘琳隐隐觉得有些怪异,让六位妖族来保护三个孩子,未免有些小题大做。

于是,萧天河、花清雨、赵湘琳三人,加上杨月玫、竺远来、程羽飞三名妖族,一共六人往山上走去。

半道上,竺远来说:“希望那伙人能有点儿真本事,别再像之前来偷袭的那几个喽啰似的,打起来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程羽飞摇头道:“我真搞不懂你,为何一心想要碰上厉害的对手呢?万一打输了甚至丧命怎么办?”

“‘以战悟道’没听说过吗?我竺远来天生就是一名战将,没有高水准的战斗,我就没法提升。比起慢悠悠地修炼,我宁愿多打几仗。”在监兵界七妖族之中,竺远来的确是个好战之人,颇有点儿‘唯恐天下不乱’的味道。

“那一会我们都不出手,都交给你收拾,如何?”杨月玫笑道。

“没问题,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竺远来将关节捏得“噼啪”作响,“看好戏”则是他的口头禅。

爬了几个时辰后,众人逐渐深入山巅的云雾之中。再往山下看去,一片灰蒙蒙的颜色。至于留在山脚下的同伴,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哈,在那儿呢!”竺远来指着远处。

云雾之中,隐约显现出一座大门。稍稍走近一看,那座大门约有四、五丈高,是由又粗又长的竹子编扎而成的。大门两边蔓延开的墙则是由削尖了顶端的木桩组成。大门两侧的门柱上分别搭建了一个放哨的平台,木桩墙上每隔一段距离也有同样的哨台。每座台上都有人影在晃动,见有生人来了,大门内立即传出一阵嘈杂之声。

“站住!来者何人?速速报上名来!”一名守门喽啰喊道。

“我姓倪,‘钦佩’的‘钦’,‘蝴蝶’的‘蝶’!我是你家头领过去的故友,今番特来相见!”竺远来亦大声回应道。其他几人纷纷掩嘴轻笑。

“‘倪钦蝶’是吗?好,你等着啊!”喽啰又道。

“唉!”竺远来连连摇头,“这人呐,傻起来真是没有止境。”

几人笑得更厉害了。那个可怜的喽啰想必要被头领赏几个重重的大嘴巴了。

在等待期间,几人仔细观察了一下。那竹门分为左右两扇,上面还分别挂着两块写了字的木板:“皇天生福地”,“崖顶有乾坤”。高高的门楣上还有三个大字:“皇崖界”。

“呵,原来是这么个‘皇崖界’啊。这头领大概是想当帝皇吧?”赵湘琳笑道。

不一会儿,大门内又传来一阵喧嚣声,有一个宏亮的嗓门大喝道:“呔!外面来的是哪个杂碎,胆敢戏弄本王?”

原来是头领亲自出马了。这也难怪,有人报上“你亲爹”的名讳,用脚趾头想想也能明白是来踹营的。

大门发出一阵“吱呀”声,两片门扇缓缓向内打开了。

嗬,门内的人还真是不少,粗略一数就有百十来人。其中约有一半的人举着火把,将这片区域照得通亮。几乎所有人都手持着魔刀或仙剑,唯有最前面的几人空着手,他们的衣着也最为华丽,显然,他们就是这“皇崖界”山寨的首领。

见来者有四个,首领之中一个红脸胖子问身旁的一名喽啰:“是哪个?”

那喽啰一边揉着明显有掌印的左脸,一边指着竺远来道:“就是他!倪钦蝶!”

“啪”的一声脆响,一记响亮的耳光又扇在了喽啰的右脸,他哀号着蹲在了地上。这个可怜的家伙,到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被打。

竺远来笑弯了腰。

“前几日闯入皇崖界地境的就是你们几个吗?”红脸胖子用手指一一点过四人,横眉怒目。

“前几日派人去偷袭我们的就是你们几个吗?”竺远来以牙还牙,也一一点过那几个首领。

“大哥,还啰嗦什么?男的杀了祭旗,女的留下填寨!”另外一名头领亮出了魔刀。

赵湘琳拍手赞叹:“啧啧,不亏是头领,考虑得还真周全!”

“小的们,给我……”那头领振臂一呼,却被红脸胖子拦住了。

“且慢!尔等与我皇崖界有什么过节?为何要杀我手下之人?”红脸胖子问道。他已经知道,派出去的那些人恐怕再也回不来了。

“不杀你的人,难道乖乖被他们杀?”赵湘琳撇了撇嘴,“你们肆意杀人,还丧尽天良,连三个可怜的孩子都不放过!今日,我们是来替他们冤死的爹娘报仇的!”

红脸胖子一副莫名其妙的神情:“三个孩子?什么三个孩子?”

“哼哼,还装蒜!”竺远来亮出了明一铲。

此时,红脸胖子的脸色陡然一变,竟略显惊慌,他高声喊道:“原来你们是一伙儿的!小的们,统统给我上啊!”

呼声震天,那群人如同凶神恶煞一般,张牙舞爪地围攻过来。

而那个红脸胖子,此时却调头向山寨深处狂奔——他居然逃走了!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