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廖天的眼神跟话语已经很明显,就差没有直接说是林松干的了,毕竟在黑沙哨所就楚阳,崔大龙,廖天,林松四个人,不可能再有第五个人。

就连楚阳听了都忍不住看向林松,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他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林松,怎么回事。”那可是楚阳最辉煌的杰作,国际特种兵大赛,而且还是冠军,奖杯比他的生命还要宝贵。

林松咽了一口涂抹,他没有任何的犹豫,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没必要在隐瞒,他一脸严肃的说道:“没错,是我干的,但我不是故意的,不小心碰到了柜子,奖杯落在了地上,刚才我正要跟你说这事情,一直没有机会。”

楚阳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的愤怒,一脸的严肃,冷冷的看了看林松,冲着廖天说道:“你们两个跟我走。”他说完朝着孤峰走去。

廖天看了看林松,无奈的摇摇头,小声的说道:“林松,那奖杯是老班长的命根子,你就等着别虐吧。”他说完快步追了上去。

林松一阵无语,都怪自己不小心,这事情不管是放在谁的身上,都不会淡定,他明白奖杯代表作军人的荣誉,是军人的生命,是军人用鲜血还汗水,甚至的生命换来的。

但是现在被林松亲手给打碎了,当时手怎么就这么贱,算了,接受惩罚吧,他冲着雪狼挥挥手,快步的追了上去。

当林松追到孤峰下边的时候,楚阳,廖天已经登上了峰顶。

他抬头看了看黑沙孤峰,已经爬了一天了,很累,浑身酸痛,手都磨得出了血泡,但是没办法,必须要上次一回,否则这道坎过不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个纵身跳跃,抓住一块突起的石块,快速的往上攀爬,经过前边无数次的摔打,经验跟攀爬的能力强了很多。

大概用了二十多分钟才爬上去,当他爬上峰顶的时候,房子门口,老班长楚阳看着一堆碎渣子发呆。

林松走了过去,默默的坐在了他的身边,轻声的说道:“班长,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

闲适恬淡文艺少女

“林松,你干的好事,看我怎么收拾你。”崔大龙从房间里冲了出来,大声的喊道,说完挥动着拳头就要打过来。

楚阳瞪着一双大眼,大声的说道:“住手,你们想干什么,窝里反吗,奖杯摔了就摔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一种精神。”

崔大龙跟林松听了都低下头,默默的坐在了地上, 廖天也走了过来,挨个的发烟,然后挨个的点着,默默的抽了起来。

山顶上,林松,楚阳,崔大龙,廖天四个大老爷们就这么默默的坐着。

每个人足足抽了两根烟,楚阳把空烟盒捏碎,抬头看向无尽的大山丛林,一双深邃的眼睛,好像要穿破时空。

许久之后楚阳一脸严肃的说道:“十年前,我们小队参加了国际特种兵大赛,经过了长达半个多月的比拼,我们终于赢得了最终的胜利,当我们互相搀扶着,走过终点的时候,都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我们几个人足足睡了三天三夜才醒来。但是我们依然很高兴,为国争光,我们没有丢脸。这不单单是我个人的,是我们所有军人的,更是我们国家的荣誉。”

“所以你们要给我记住了,国家荣誉永远大于个人,就算是死,也要捍卫国家荣誉,我们军人奉行的就是,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楚阳大声的说道,浑身散发着一股气势,神圣不可侵犯。

林松,崔大龙,廖天,三个人忍不住同时喊道:“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声音洪亮,在大山丛林上空回荡着,久久没有消失。

这一刻林松的内心感觉到了一种震撼,做一名合格的军人真的不容易,要不断的磨炼,不断的成长,不管是肉体的磨炼,还是思想的锤炼,这些都很重要,他好像感觉内心得到了升华,达到了一种新的高度。

以前的那些家仇,瞬间变得渺小了起来,在国家面前一切都是小事。

他睁大了眼睛,转身看向楚阳,坚定的说道:“班长,我明白了,作为一名军人,就要处处为国家的尊严,为人民着想,我们个人可以牺牲,但是国家的尊严不容任何人践踏。”

楚阳把装着奖杯碎片的塑料袋拿了起来,走到了山顶的边缘,他大声的说道:“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过去的荣誉不代表现在。”他说完把奖杯碎片倒了下去。

崔大龙想要上去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奖杯碎片已经从山顶掉落了下去,就好像过去的一切掉落红尘,被淹没一样,没有了任何的痕迹。

林松现在有一种说不出的心情,他看着崔大龙说道:“大龙,小花的事情我向你道歉,我答应你,只要不强迫雪狼,你可以开始你的计划。我相信你能够培育出更加出色的小花。”

崔大龙有些意外,他看了看楚阳,又看向林松,一阵高兴,大步的走了过来,忍不住张开双臂抱紧了林松,拍着他的后背说道:“太好了,其实我也不对,不该那么对雪狼,你放心,我保证整出一个更好的小花。”

崔大龙说完大笑了起来,林松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才是战友,一笑泯恩仇,其实到了现在, 林松深深的体会到了这种战友之情,在战友之情面前,这些芝麻小事根本就不叫事。

而且这事情,也是林松跟楚阳早就说好的事情,也算是给了崔大龙一个安慰。

楚阳身为班长,看到战友们团结友爱,心里也高兴,奖杯被摔碎的不快一扫而光,但是他要给林松一个压力,这也算是一个动力。

他一脸严肃的说道:“林松,奖杯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而且你必须要做到才行。”

林松看着楚阳,他知道这事情不好这么轻松的过去,但是打碎了人家的东西就是不对,不管是什么条件都要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