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晕一旦爆发,就像是什么台风一样,把地下世界整个席卷一遍,之后这些光晕就会把诸多金属点燃,所有的金属都在持续发光、发热,当这些能量即将散尽的时候,第二波光晕又到了。

   贝拉捂着自己的眼睛,这里的光线非常强烈,她的眼睛有些不适。

   她这么一捂眼睛,手中的火种源突然变得不受控制起来,火种源剧烈抖动,最后更是向着极远处的发光体飞去。

   “唉唉?!给我回来!回来!”

   自己的东西肯定不能让它跑了!贝拉抱着火种源不放,她的力量极大,但作用在火种源上的吸力更大,这股力量拖着她往斜上方飞出去八百多米远,越往上飞,温度越高,眨眼的工夫就过了三百度,之后是五百,一千,两千。

   当温度超过四千度的时候,即使是神躯也有点顶不住了。

   温度太高!贝拉有些郁闷地松手,眼睁睁看着火种源飞向天空中的那个发光体,而她自己则由悬浮斗篷带着返回地面。

   “咚”“咚——”“咚————”发光体像是心脏一样,之前是十分钟跳动一次,在融合了火种源能量后,跳动幅度开始变快,变成了五分钟跳动一次,其中更有一个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宏大意识开始苏醒!

   仅仅是一个即将苏醒,但还没完苏醒的意识就让人忍不住一阵战栗,无可比拟的威压从发光体中射出,向着四面八方横扫。

   这是一个生命层次远远高过人类、变形金刚和阿斯加德神灵的高位阶生命体,对于人类来说,宇宙是无限宽广的,但对于这个高位阶生命体来说,宇宙是有极限的。

   利钻魔像是什么小狗一样,老老实实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悬浮斗篷拍拍贝拉的头,意思是别怕,咱陪着你呢。

   炯炯有神大眼睛美女长筒白袜子暖系私房写真

   “我怕什么啊?我可是当代的至尊法师,你说我怕了?笑话!”贝拉当然不会说自己害怕,就像她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一样,灭霸来了她都不怕!但是问题在于,眼下这位是元始天尊吧?看起来可比灭霸厉害多了!

   她不知道元始天尊和活体星球伊戈哪个更强,但一个是金属球,一个是土球,硬度方面应该是有差距的。

   “我见证过无数帝国的崛起和衰落,也见证过无数物种的诞生和灭绝,你什么时候见我怕过?”贝拉很牛气地说道。

   悬浮斗篷做了一个耸肩的动作,意思是随便你吹吧,你怎么说都对。

   贝拉试了试传送,果不其然,巨大的能量干扰了空间的稳定性,现在传送,说不定就传送到什么鬼地方去了呢。

   她眯缝着眼睛,仔细打量着光团中的景象,依稀觉得那里似乎有一个人影。

   “地球人?”一个分不清男女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像洛基那样大喊一句“我是神”?别逗了!贝拉点头,之后反问:“你是赛博坦的神灵?”

   光人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他缓缓走出发光体,此时的影像依然很模糊,在他和贝拉中间,出现了一大片息投影。

   这里面有擎天柱,有威震天,还有四位被集火的组合金刚,以及恼羞成怒的震荡波。

   这就是地表正在大战的场景,此时擎天柱伤痕累累,但看起来攻势依然很犀利,他们突破了铁堡的大门,眼看这就要到那个十角大楼的位置了。

   “他们都是我的孩子。”光人的语气依然平淡。

   潜台词就是地球来的贞子让他的孩子自相残杀呗?这该怎么接话啊?贝拉冥思苦想,一会觉得是古一老太太给自己留下的机缘,一会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想到最后,她只能用最保守的说法来回答:“因为有人要奴役他们,所以他们是在争取自己自由的权利,我是来帮他们的......”

   光人给她带来的压力太大,嘴上说不怕,实际她的声音还是越来越小。

   不过她觉得自己没说谎,自己确实是来帮忙的,哪怕是从威震天的角度看,她这个自带干粮来帮忙的地球人都算得上是难能可贵了,跨越无数光年,不求回报地来帮忙打架,这是什么精神?

   “谢谢,我替我的孩子们谢谢你的帮助。”光人的意识很快又沉寂了下去,他只是被火种源的能量临时唤醒一部分意识,现在还不到他正式苏醒的时候,贝拉准备了一肚子关于宇宙大帝的事还没来得及说,人家就撤了!

   “空口白牙的谢谢?”贝拉觉得自己血亏,什么也没拿到,火种源反而丢了。

   悬浮斗篷智力很高,此时就指了指侧面,示意她回头,贝拉回头去看,趴在地上的那个不是利钻魔吗?怎么了?这家伙有问题?难道是要偷袭!

   她做出戒备的动作,可利钻魔的动作很迷,这家伙依然低着头,一幅很谦卑的亚子。

   “......哦,是那位大佬让你跟着我?哦呵呵呵,那怎么好意思呢,算了,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以后你就跟着我混吧!”嘴上轻松,实际她没有半点放松,失去了火种源,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控制这些机械生命。

   现在只能是察其言观其行,如果能交一份投名状,比如去咬死震荡波,那就比较值得信任了。

   正准备和利钻魔一起回归地表,她念念不忘的火种源又自己飞回来了。

   贝拉一阵打量,她原本留在火种源中的个人印记还在,如今从元始天尊那边过了一次手,更解封了很多连红蜘蛛都不知道的信息,现在这东西不应该叫火种源了,应该叫做火种源之井!

   这原本是赛博坦第一位女性领袖,赛天骄的火种,赛天骄死于震天尊之手,她的火种落地成盒,就变成了火种源之井。

   这次事件里满满的都是阴谋,震天尊是赛天骄的男友,前些日子被擎天柱在地球斩杀的堕落金刚就是震天尊,曾经也是一位赛博坦的领袖,赛天骄的火种化成火种源之井,这东西自我封印变成火种源,并漂流到了地球。

   堕落金刚、赛天骄、擎天柱、漂流到地球的火种源、还有自己,要是再算上古一老太太,贝拉就觉得这里面密密麻麻的是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