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禅机在屋里忙碌的时候,其他人暂时松开了手,但谁也没有乱走,因为大家知道一旦在雾气中走散就会迷路,其他人还得费劲去找你,耽误今天的行动。

其他人心里都有数,只有米奥没数,但小穗一直拉住米奥的手,不让她乱跑,小穗自己则和其他人一样,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的浓雾,对米奥的唠叨充耳不闻。

雾气宛如有实质一般,像乳白色的酸奶在流动,好几次她们以为在雾气中看到了什么东西,但仔细再一看又不是。

奥罗拉发动了能力,周围的雾气迅速结冰,变成雪花和冰晶落在地上,视野暂时变得清晰,黑色与灰色的奇峰怪石如怪兽展露峥嵘,但更多的雾气从远处涌来,很快又填补了空缺。

利用头顶短暂露出的天空,她们看到丝丝缕缕的雾气从洼地周围高地上的树林里流落,汇聚到洼地里。

小穗劝道:“别浪费体力了,这里雾气太多了。”

她转头对奥罗拉说话,手还一直握着米奥的手,但就在米奥说出“否则”二字之后,她感到米奥的手突然一沉,随即她被扯得一个趔趄。

其他人听到声音,同时向这边看过来,只见米奥毫无征兆地摔倒在地,连吭都没吭一声。

“米奥?”小穗大惊,赶紧推了推米奥,“你怎么了?”

她一开始以为米奥又在搞怪,故意装成晕倒的样子,等大家受到惊吓后又突然跳起来哈哈大笑。

小穗知道米奥的死穴在哪里,于是用手指咯吱了米奥几下,如果米奥是装出来的,只要一咯吱她,她就会立刻露馅。

但是小穗咯吱了几下,米奥依然没反应,双目紧闭,嘴角也没憋着笑。

牵着气球的海边蕾丝美女

如果刚才不是小穗一直紧拉着米奥,她摔倒的这一下,脸可能就要直接磕在地上了。

其他人也以为米奥在搞怪,因此没有第一时间围拢过来。

“外面怎么了?喵学姐又在搞什么?”江禅机在屋里问道,他还没有给每个桶装水都注射完溶液。

“呃……”

小穗正想回答,突然听到身边另一侧的奥罗拉一声闷哼。

转头一看,奥罗拉身体瘫软,无力地栽倒。

小穗多少有准备了,再加上她离奥罗拉近,赶紧松开米奥的手,趁奥罗拉倒地之前抱住了奥罗拉。

“15号!”

其他人看到,在奥罗拉倒地的前一刻,两道影子在奥罗拉的身后惊鸿一现,其中一个影子以手刀劈在奥罗拉的后颈上,干净利索地把奥罗拉劈晕了,然后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两道影子又消失了。

虽然两道影子出现和消失的间隔很短,但大家还是看清楚了,正是15号和赵曼。

不知什么时候,周围的响指声已变成假的了。

从初中和小学就喜欢打架的蕾拉反应最快,大喊一声:“靠墙!每个人都背靠墙!”

又是一声闷哼,22号倒地。

22号的倒地可以说是为其他人争取了时间,毕竟15号和赵曼不可能同时袭击两个人,在22号倒地时,其他人及时贴到了墙边,有武器的各自拿出武器对准前方。

小穗还不忍放下奥罗拉,蕾拉骂了一句,强行把小穗拉到了墙边。

也许赵曼可以穿墙,但在大家后背紧贴墙的情况下,她不可能在身后出现,否则岂不是和墙壁长成了一体?

陈依依一开始也下意识地想和大家一样紧贴墙,后来一想她好像没必要,于是留在了原地。

“陷阱!这是个陷阱!姜婵姬你跟敌人合伙坑我们是不是!”蕾拉破口大骂。

其他人也意识到了,不可能有这么巧,15号和赵曼一定是在附近等着他们,这是个早有预谋的陷阱,15号和赵曼提前知道他们会来。

可她们是怎么知道的?

唯一有机会向她们通风报信的,似乎只有昨天单独来过这里的江禅机了。

话虽如此,除了蕾拉之外,其他人并不相信江禅机会跟15号合谋。

“她不会背叛我们,可能是她昨天来的时候被发现了,但她自己并不知道。”33号维护朋友。

蕾拉怒火中烧,向屋里喊道:“姜婵姬!你装什么哑巴!到底是不是你跟敌人合伙设下陷阱?”

其他人也等着江禅机的回应,但奇怪的是,按理说江禅机应该知道外面出事了,但他只问了一句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声,而沉默往往是心虚的征兆,于是连其他人都有些动摇了。

“婵姬?你在屋里干什么?我们受到了15号的袭击。”小穗说道。

“看!我就说了吧!就是她!亏她还整天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你们真是瞎了眼!”蕾拉气急败坏,她宁愿再跟李慕勤打一场,也不想在迷雾里被活活困死。

现在这样子,显然15号没打算与她们正面交锋,就要这么一直耗死她们。

她们这样一直紧贴墙壁的姿势能维持多久?一天?一周?一个月?

如果有食物和水倒还好说,但生理问题怎么解决?

“水!”

在森林里受过饥渴折磨的凯瑟琳率先反应过来,焦急地喊道:“婵姬别再往水里注射药物了!”

屋里有水有食物,还有厕所,如果有必要,她们可以保持这个姿势挪动到屋里,靠水和食物坚持下去,但偏偏江禅机正在往水里注射镇静药物,那她们喝下去,岂不是用不着15号动手就自己躺下了?

她们能不喝水么?不可能啊,只能希望江禅机的手别太快,还留着一两桶水没来得及下手。

“没关系,没关系,水不是问题,如果咱们今天出不去,奥罗拉的手下肯定会采取行动,比如向红叶学院求援,咱们不会被困死的。”小穗安慰道。

但不论是蕾拉骂还是小穗和凯瑟琳说话,屋里的江禅机始终一声不吭。

倒是雾气中传来15号的声音。

“呵呵~没错,这就是陷阱。但是不要误会,并没有谁与我们合谋。”

蕾拉咬牙切齿,“我才不信!这时候你还想给她开脱?”

15号冷笑,“你们已经是瓮中之鳖,我有必要骗你们么?”

蕾拉:“……”

这句话太有说服力了。

“你们昨天来这里探查的人,漏出了一点点蛛丝马迹,被我发现了,仅此而已,她已经很小心了,但百密一疏。”15号说道。

蕾拉又骂道:“姜婵姬!你是缩头乌龟吗?还想藏到什么时候?到底是不是你通风报信的,给我一句痛快话!”

其他人也愈发奇怪,都这种境地了,为什么江禅机还是不回应?

陈依依走进屋里,却没有看到江禅机的身影,注射器还插在一瓶桶装水的瓶盖上没拔下来,倒是后窗虚掩着。

她明白了,江禅机在外面乱成一团的时候就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他做出了冷静的判断,没有徒劳地跑出去跟大家一起被动挨打,而是趁着真响指消失的机会,悄悄翻后窗跑掉了。

他去哪了?

答案无非是二选一,第一个选择是逃出洼地,回学校求援,第二个选择是孤军深入,利用15号被牵制在这里的机会,单枪匹马去尝试营救宗主。

大部分人肯定会选择更为稳妥的第一项,但以她对江禅机的了解,他恐怕会反其道而行之,冒险选择第二项。

陈依依猜到了江禅机的去向,但她苦于无法向大家解释,替他洗刷冤屈,因为她要解释的话,就必须现身,而15号和赵曼目前只敢隐藏在雾气中说话的原因,就是忌惮她的存在,她们担心自己正面现身后,她会绕到她们身后制住她们。

陈依依走出屋子,蕾拉还在骂骂咧咧,骂江禅机,骂15号,一部分是发泄怒气,另一部分是想激怒15号现身。

“姜婵姬,你的朋友们已经倒下了三个,你还躲在屋子里干什么?”

15号是从其他人口中得知江禅机的名字,她似乎察觉到不对劲。

“糟了!”

雾气中又响起赵曼的声音,她慌张地说道:“屋里没人,她从窗户里跑了!”

看起来赵曼是穿墙进入室内看了看,发现江禅机不见了,于是赶紧出来向15号报告。

小穗眼前一亮,她明白了江禅机的意图,虽然不知道他是逃跑了还是去救宗主了,但无论哪个都比离开屋子跟她们一起受困要好。

蕾拉愣了一下,虽然不太甘心,但她也明白了,如果不是对江禅机有成见,嫉妒他的飞马,她肯定要击节赞叹这个明智的选择。

33号看了一眼倒地的米奥、22号和奥罗拉。

15号不是随机选择目标动手的,15号昨夜见过米奥,知道米奥很有威胁,再加上米奥出言不逊,于是先放倒了米奥。

然后,15号见奥罗拉能将雾气化冰,觉得奥罗拉也是一个威胁,第二个选择放倒奥罗拉。

至于剩下的其他人,15号如果能看到陈依依,肯定会选择放倒陈依依,但她看不到,而小穗蕾拉路易莎她们又是第一次出现,她不清楚她们的能力,于是在33号和22号之间,选择了22号,一是因为22号当时离墙壁最远,位置最适合下手,二是因为攻击33号的话,手刀很可能会击中幻影。

15号沉默了片刻,开口道:“原来如此,看来你们之中还有聪明人。”

“怎么办?”赵曼焦急地问道。

怎么办?

其他人也等着15号的回答。

形势暂时陷入了奇妙的僵局。

15号不敢在她们面前长时间现身,只能出现之后马上消失,以免受到陈依依的袭击,但现在她们都背靠着墙,15号也没有偷袭的余地了。

失去偷袭的余地,如果想正面击溃她们,15号只能长时间现身,虽然她可以现身之后可以立刻打响指,防止陈依依的袭击,但这样一来蕾拉就有了发挥的空间,同样可以牵制住15号。

15号不清楚蕾拉的能力,但她不傻,她们这帮人明明昨天晚上才受挫,今天又纠集了更多人尾随而至,肯定有所倚恃,正面跟她们交手是下策,并不理智。

虽然跟最初的计划有很大的出入,而且损失惨重,但她们确实把15号牵制在了这里,如果15号舍弃她们去追江禅机,她们也不会傻傻地待在这里。

轮到15号陷入两难的抉择了。

“优奈,你留在这里,我去追那个女生吧!”赵曼主动请缨。

“不行,你一个人去有危险,那个女生心思灵活,不太好对付。”15号说道。

“没关系啦,我又不是要跟她正面打架,只要在她身后出现,像你一样biu~地给她后颈一记手刀,不就把她放倒了?”赵曼信心十足。

15号稍加沉吟,手刀看似简单,实际上力道不好把握,人类的后颈血管与神经密集,包括迷走神经这样的重要神经,力道过小起不到昏迷效果,力量过大又可能令对方死亡,但现在似乎没别的办法了,再说她昨晚看出来江禅机是躯体强化型的,应该不至于那么容易死亡。

“这样吧,我会用响指干扰她,我不觉得她能在响指干扰下找到正确的位置,你在正确的位置那里守着,如果她没找到,你就不要管,但万一她侥幸找到那里……你可以出手,但你要小心,出手一击,不论成不成,不要停下来查看效果,立刻重新进入隐身状态。”15号叮嘱道。

“好,我明白了。”赵曼答应。

“记住我的话,千万不要逞能,否则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会生气的!”15号再次强调。

“放心啦,我绝对会按照优奈说的做~”

说完这句话,赵曼的声音就消失了。

雾气中的响指声为之一变,虽然听上去跟刚才没什么不同,但大家知道现在已经是真响指了。

她们被困在了这里,依然不敢离开墙壁,谁也不知道赵曼是真走了还是假走了,万一她们离开墙壁,然后又受到了手刀袭击,岂不冤枉?

她们现在更希望江禅机是跑出去求援了,因为连她们也不认为他能单枪匹马在响指的干扰下从迷宫般的洼地里找到宗主被困的正确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