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罗门考尔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她能够感受到哥哥没有欺骗她,这么说来陈凤的确达到了她所无法抗衡的水准,想当初那个天天被她欺负的年轻机师,居然摇身一变成为了最顶尖的机师之一,着实是令婆罗门考尔有些迷惘。

婆罗门亚朋生怕妹妹掉以轻心,再次语重心长的叮嘱道“记住我的话,千万千万不要和陈凤硬拼,你对上他几乎没有胜算。”

“我记下了,能让你再三强调的人绝对很危险,我会看情况做调整的。”婆罗门考尔听进去了哥哥的劝说,开始设想陈凤再次来袭时应对的方法。

婆罗门亚朋没有随同机甲部队一同进入主基地,而是继续驾驶“大梵天”向佛啰耶国腹地飞去,陈凤成为半神机师的情报他必须亲自带回去,劝说军部里的人放弃对西南军区动手的想法,现在的古神兰共和国已经今非昔比,他们得要重新考虑对待其的态度了。

随着婆罗门亚朋将消息带回,佛啰耶部如同发生一场十级地震,和古兰神共和国关系不好的高官全部下台,换成了比较倾向去亲和的官员,这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态度。

随后佛啰耶国的军部部长立即动身前往古神兰共和国,他要亲自向马总指挥官说明己方的一致决定,促进两国能够和平共处。

陈凤在与婆罗门亚朋的战斗中表现出众,而且潘浴国也有极大可能突破,等于说古神兰共和国很可能会出现两名既有潜力又有实力的年轻机师,他们的威慑力让佛啰耶国想要做什么都得先掂量一下是否值得惹怒对方。

随着婆罗门亚朋在军部的报告,陈凤已成为半神机师的消息不胫而走,如此爆炸性的消息没有人会不关注,迅速传遍全世界,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很多人对此抱有怀疑,因为想过去太过离奇了,古神兰共和国明明还有一个天赋更好的潘浴国,连他都离半神机师还有很大距离,凭什么陈凤可以抢先一步?

大家都在等着潘浴国成为半神机师的那一天,现在忽然冒出来一个陈凤,虽说陈凤近段时间表现相当亮眼,但是在人们的固定思维中他还是无法与潘浴国相提并论,所以便觉得陈凤不可能抢先实现突破,这个世界的下一位半神机师还得看潘浴国。

但是根据知情人士透漏,陈凤成为半神机师的消息是婆罗门亚朋在军部会议上说出的,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上怎么可能说假话呢?于是乎很多有手段的人纷纷联系婆罗门亚朋,试图从他身上获得最全面最精准的消息。

婆罗门亚朋隐瞒他们没有意义,所以直接承认消息的正确,陈凤的确在他的战斗中发挥出了非同一般的实力,若非成为半神机师他们不可能在优势情况下被击退。

段筱葵清新靓丽

结束各种人士打来的通讯后婆罗门亚朋很烦,他特意回来告诉国内的高层陈凤不可小觑的消息,结果一转眼消息就被传的到处都是,这些高层的保密能力可见一斑,真是烂到骨子里了,以后哪里敢指望他们把国家建设的更加繁荣富强呢。

本来婆罗门亚朋想着可以利用他们先获得这个情报的优势提前做好准备,最好能够与古神兰共和国修复关系,让双方回到一个比较平和的程度。

结果现在关于陈凤的消息传的到处都是,且不说会不会因此惹恼古神兰共和国,失去两国重归于好的机会,光是佛啰耶国自己内部的混乱就四处扩散了。

由于连番和古兰神共和国的西南军区展开作战,佛啰耶国人都认为两国关系已到冰点,如果古兰神共和国实力突然增强,势必会对佛啰耶国展开报复,届时他们的生命安全会遭到极大威胁。

恐慌在佛啰耶国人心中不断扩散,他们的安全措施本就一般,人心浮动之后更是陷入瘫痪,这边人正在进行抗战游行,那边人则在各种烧杀抢夺,强烈的反差表明了现在国内局势有多糟糕。

“这一切都是拜你们所赐,会议里的内容怎么能够随便泄露出去,一点准备的时间都没有!说,到底是谁胆子这么肥?”佛啰耶国的领导人大发雷霆,眼看国家难以恢复稳定,他需要推出一个人吸引承载民众的怒火,然后再试图挽回人心。

面对佛啰耶国领导人的怒火,军部的人都不敢多说什么,现在谁敢说话就会引火烧身,都觉得法不责众,反正只要他们都不承认就不会有事情。

婆罗门亚朋却看不惯他们的行为,他辛辛苦苦赶回来带回消息却被这些人毫不珍惜的泄露出去,要是不找一个人出来负责他没法再在佛啰耶国待下去了。

“当时和我一起开会的是这几个人,只有他们知道陈凤的信息,要找到泄露的人肯定在他们当中。”婆罗门亚朋毫不留情的将当时与自己一起开会的几人指出。

婆罗门亚朋表现出了极高的积极性,可以说是和军部高层彻底撕破脸皮了,这下军部高层再想沉默对待已经不可能,部长硬着头皮出来表态“我们一定会查出来是谁泄露消息,还请再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会给大家一个完美的交待。”

“我给你两天时间,要是给不了我答复,你们军部也该换换人了!”佛啰耶国领导人给军部部长定了最后期限,他没有时间慢慢等。

婆罗门亚朋感到很遗憾,他的本意是能把军部换一遍血是最好,最差也要把几个高层现场换掉,结果领导人却给了军部两天宽限时间,这样军部就能找到一个最没有的人推出来顶罪了。

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两日后军部交出当日参与会议的一位高层,说是他收了敌国的钱导致泄密,佛啰耶国领导人再表态说正和古兰神共和国沟通希望两国永保和平,国内的骚乱就此慢慢平复下去,基本恢复了原先的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