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菲看着不耐烦的阿尔文,她表情真诚的说道:“我在美利坚调查毒品线路很久了,最近才抓到了线索。

现在我被人盯上了,我只想求战斧先生,在必要的时候给我一点保护。”

阿尔文皱着眉头看着气质大变的苏菲,这个女人刚才还像一朵交际花,现在她突然变成了一个不畏艰险的女间谍。

这种气质自如切换的能力,阿尔文还是第一次见。

几个简单的肢体动作组合在一起,不仅改变了她的气质,甚至让她的模样都变得不同了。

阿尔文赞叹了一下MI6就是比其他的特工组织高级一点,然后他笑着探手圈着苏菲的肩膀,让她整个人都靠向了自己……

听着周围的声音停顿了一秒,然后重新热闹起来……

阿尔文侧头看着一脸“娇羞”的苏菲,他笑着说道:“这样够不够?虽然你这种胖胖的姑娘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过待会儿我可以邀请你去酒吧在坐一会儿。”

苏菲对于阿尔文的“善解人意”表示非常的“赞赏”,她咬着嘴唇推了一下“猴急”的阿尔文,然后小声的说道:“当面批评一位女士的身材也是战斧先生的风度?”

阿尔文眯着眼睛看着苏菲,笑着说道:“对于想要占我便宜的人,我一般都比较刻薄。

我现在甚至连的你的真名都不知道,你可以当我是在侮辱‘奥利维亚’,毕竟这个人其实并不存在,你说是吧?”

说着阿尔文看着想要说话的苏菲,他摆手说道:“我对你的真名没有兴趣,把你知道的消息告诉我,我负责去摧毁那条毒品线。

清纯校花妹子校园内校服写真清新淡雅

你说的对,你的消息让我很感兴趣……”

苏菲抿着嘴角看着干脆利落的阿尔文,她表现的犹豫了一下,说道:“你相信‘起死回生’吗?”

阿尔文皱着眉头说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苏菲表情诡异的说道:“有人能让尸体重新活过来……”

说着苏菲从手袋里拿出了一个手机,快速的翻动了几下之后调出了两张照片。

两张照片上是同一个男人,只不过一张是在停尸房拍的,另外一张是在一个殡仪馆门口拍的。

阿尔文看着照片上刻意标注的日期,他发现这个男人一年前就死了,现在却站在一家殡仪馆门口充当保安。

想想金并曾经跟自己提过,那些装满毒品的尸体最后会被运到内华达州的一家殡仪馆。

阿尔文皱着眉头说道:“这家殡仪馆是不是在内华达州?而且突然关门了?”

说着阿尔文看着苏菲,沉声说道:“你追查的是毒品线路的线索,你来拉斯维加斯干什么?”

苏菲听了,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的线索到殡仪馆就断了,我到现在也不确定这些家伙是怎么把毒品送到英伦的?

更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起死回生的?

不过我追踪到了照片上这个家伙,他就在拉斯维加斯。

这个人‘死亡’之前的资料非常齐,但是他‘复活’之后就失去了所有的社会资料。

MI6为了追查线索牺牲了很多特工,这些人只要发现有人在追查他们就会想尽办法杀人灭口。”

说着苏菲看着阿尔文认真的说道:“现在我就是鱼饵,但是我需要一个能把鱼竿提起来的人帮忙。”

阿尔文抱着胳膊向后靠了靠,这不是什么“起死回生”,而是魔鬼的手段。

连海拉的两个英灵护卫,都需要借助骷髅作为载体,才能长期的存在。

那些相对比较低级的堕落英灵需要一个寄生的载体,不然他们的能量会一直发散,直到他们自己崩溃掉。

阿尔文曾经听说过,华纳海姆的堕落英灵一直在打人类的主意。

拉塞尔最近和他们打得不可开交,石像鬼军团的人甚至牺牲了两个,原因就是这些魔鬼想要找到和人类结合的钥匙。

一个叫“亚当”的缝合怪人!

他们想要让尸体真正的活过来,而且具备人类的灵魂,最后鸠占鹊巢实现弯道超车,延续华纳海姆的血脉和神祇的地位。

阿尔文一直以为魔鬼的老巢在欧洲,没想到他们居然把据点放在了美利坚。

原来安东尼是魔鬼的爪牙,所以他才会干这么没有人性的事情。

魔鬼也需要钱来经营自己的势力,所以他们通过贩毒挣钱,然后利用尸体“复活”自己的同类,让他们得以隐藏在人类当中。

阿尔文怎么也没有想到,金并都没有查出来的事情,居然是一个MI6的特工为自己添上了最后一块拼图。

内华达州很明显是华纳海姆在地球的重要据点,“长老会”在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实验室,而那些堕落的魔鬼在这里经营着一个犯罪网络。

本来有拉塞尔追杀这些家伙,阿尔文本身并不是太着急,但是莫里蒂家族做的那些事情肯定有魔鬼在背后支持,那么他们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阿尔文现在有两个切入点,一个就是斯隆盯着的实验室,另外一个就是那个照片上“起死回生”的家伙。

看着表情变得有点古怪的苏菲,阿尔文沉声说道:“照片上那个家伙在什么地方?

你给了我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我不保证帮你挖出毒品线路,但是我能保证把露头的家伙统统杀光。

他们死光了,毒品线路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苏菲微微是耸了耸肩膀,说道:“我只知道他在拉斯维加斯,具体他在什么位置,我根本就没有头绪。

不过我确定他会出现的……

实际上我要的不是他,这只是一个抛头露面的小喽喽,我希望能通过他挖出后面的大鱼。”

说着苏菲再次靠近了阿尔文,伸手用很暧昧的动作在阿尔文的肩膀上抚摸了一下,说道:“您在洛杉矶做的事情并不算什么秘密,所以我觉得你对这件事情肯定有兴趣。

我们合作吗?”

阿尔文低头牵着苏菲的手亲吻了一下,然后把手机放到桌子上,说道:“把刚才那个男人的照片发给我,然后留个你的电话给我。

遇到任何问题你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苏菲轻笑着拿起阿尔文的手机输入了自己的电话,然后站起来用极其容易引起误会的动作,在阿尔文的耳边轻声说道:“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说着苏菲也不跟那些会场中的阔佬们废话了,她在场瞩目中转身离开的贵宾厅。

赌场老板特里·本尼迪克亲手为她拉开了大门,并且开始正视这位美女的能量。

看着苏菲临走的时候还朝自己抛了一个飞吻,阿尔文笑着摆了摆手,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

他知道苏菲想要借助自己的名头做点什么,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阿尔文也不介意自己被这个女人利用一下,因为她在做正确的事情。

但是让阿尔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苏菲就是那个在洛杉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骗子。

…………

远在华尔道夫酒店公寓的哈德森,听着通讯器里的苏菲离开了贵宾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黑人小伙儿捂着自己的胸口摊倒在座椅上,仰头看着正在沉思的内特说道:“伙计,你得劝劝苏菲,她这么干太考验我的心脏了。

她为什么要临时改变主意去接触阿尔文?

托尼·斯塔克就在旁边,如果她出现任何失误,我们就完蛋了!

放着我们准备好的身份不用,去冒充MI6的特工?

苏菲连枪都不会用,这样太冒险了……”

内特从来都不会纠结已经发生的事情,他眼睛盯着电脑上临时编造的资料,说道:“我们必须信任苏菲,安东尼为了活命交代出来的东西已经不是我们能插手的了。

让阿尔文知道这件事情是必要的,而且苏菲获得了阿尔文的信任,她现在的身份会让过两天的行动变得很顺利。

而且我总有点感觉,阿尔文和斯塔克‘躲在’大都会酒店开派对是在针对我们。

钢铁侠可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人。

现在有其他的事情让他们分心,我们的行动可能会更加的安。”

哈德森愁苦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但是最后阿尔文还是会知道苏菲欺骗了他,地狱厨房的人都是疯子。

被他逮到,我们就完蛋了!”

说着哈德森担忧的说道:“光凭安东尼的几句话,我们就编造了一个‘起死回生’的故事,然后还弄出了一个不存在的‘死而复生的人’。

如果被阿尔文发现,我们从头到尾根本就是在用一个‘猜测’在忽悠他,我们就死定了!”

内特捏着自己的下巴,笑着说道:“我不觉得安东尼有什么必要编造一个这么离奇的故事。

他必须跟我们合作,不然我们把他交给阿尔文,他会死的无比凄惨。

安东尼现在只需要守着海外银行的密码就足够了,其他的事情根本用不着骗我们。

现在我们只需要把拉斯维加斯的事情做完,然后拿到银行账户和密码之后,按照承诺把安东尼交给洛杉矶警方,我们的行动就算彻底结束了。”

说着内特转头看了一眼表情离奇的丽诺尔,他笑着说道:“你放心,斯图尔特已经拿到了你留给他的‘鱼饵’,很快他就要上钩了。

等到我们把斯图尔特和那个国会议员送进监狱,你就能去和女儿团聚了。”

丽诺尔一直都跟内特他们在一起,这帮人说话也没有避开她,但是丽诺尔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想要怎么做。

她唯一知道的就是,这帮家伙的目标是大都会赌场金库里面的2亿现金,这些加上安东尼海外银行中的8亿现金,是这些家伙为洛杉矶灾区的人准备的“礼物”。

丽诺尔想破了脑袋都想不通,他们怎么能把这么多的事情汇总到大都会赌场,最后一锤定音的完成任务。

就在丽诺尔想要提问的时候,哈德森看着电脑突然说道:“斯图尔特在打电话……

哦豁,他需要最顶尖的高手,帮他拿到那些不存在的‘证据’。

让我们猜猜他会找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