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付越是自负的人,你的对敌方法就越要简单直接,单纯的直线攻击能够彻底的迷惑你的对手,这是谢长安自幼就明白的道理,现在的他不过是将这一想法变为实际行动而已,“岩浆老虎你这个愚蠢的畜生有本事你来和我大战三百回合啊,不过以你的胆子也就只能是躲在无数的岩浆当中了,这样的你还敢说自己是最强呢?当真是好不要脸啊!”岩浆老虎现在的怒气已经到了一个难以压制的地步了,它虽然莽撞但并不冲动,不然的话如何能够成为幻流沙两大灵兽之一呢?

谢长安这个小子就是希望激怒自己,进而是让自己的行动完的掌握在他的手中,果然和自己过去遇到的对手不太一样,这个小子知道动脑子,有趣,当真有趣,这样的对手若是轻易的死了,那对自己而言岂不是天大的损失吗?这两百年以来,岩浆老虎和金乌红狮一直都是追随着幻流沙征讨四方,如此才有了流沙领域今日的规模!

幻流沙现在唯一的对手应该就是红衣六圣的大姐红一了,她们两人曾发生了无数次的激烈战斗,在这无数的战斗中岩浆老虎和金乌红狮都是看在了眼里,在谢长安的身上它们看见了红一的影子,都是那么的勇猛直前,岩浆老虎和金乌红狮相互对视了一眼,同时都明白了它们自己的心中所想,岩浆老虎和金乌红狮在性格上那是属于互补型的,既然对方想玩,那就来一个将计就计好了,岩浆老虎的怒气终于是彻底的爆发了,无数的岩浆在不断的翻滚着!它愤怒的冲向了谢长安他们。

同时,金乌红狮也是带着一道红色的流光冲向了谢长安和狼鹰,这将是一次冰火之间的强烈碰撞!“看这两个畜生果然是上钩了!”狼鹰自然是很得意的,谢长安可不这么认为,他已经是感觉到了,这两个畜生爆发出的真气是有着强烈的**的,这是一种对胜利的执着!难道说自己的计划被这两人看穿了?谢长安顿时就明白了,是了,这两个畜生毕竟和一般的灵兽不同,它们经历了大小不一的许多场战斗,对于战斗方法应该是有着极高的领悟力!

“狼鹰你想不想知道你自己究竟可以飞的多快呢?”谢长安突然说出的这句话,倒是让狼鹰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究竟可以飞多快,这一点连它自己都是不知道,“你听好了,我们这一次所面对的对手拥有两百年的战斗经验,因此,它们两个畜生现在其实已经是看穿了我们的计划,但还能中招这就说明这两个畜生对自己的实力是无比的自信可以在一招之内就解决我们,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什么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道你怕了?”在狼鹰这里只有进攻没有后退,这才符合他的野性!这话自然不错,但谢长安却是有着更好的办法,他低声对狼鹰耳语了几句,狼鹰发出一声怪叫,这样的法子你都可以想的出,可真有你的,好,只要我们能赢我就听你的。”谢长安端坐在狼鹰的背上,狼鹰是海东青和雪狼的混种,它的速度自然是最快的,但是这第一步它没有动,金乌红狮和岩浆老虎在这一瞬间就是来到了它的眼前!

就在这一瞬间,狼鹰背着男子是直冲天际,要知道这个时候冰火的力量距离他们也就是一个手掌的距离而已,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爆发出这么高的速度也就只有狼鹰可以做到了,金乌红狮和岩浆老虎自然是看穿了他们的把戏,速度陡然提升一倍!疯狂的尾随着狼鹰和谢长安,此时流沙领域的天空只能看见三道模糊的光影,它们的速度太快了!

可狼鹰是谁,在他的面前没有任何的灵兽能比他的速度更快!这也就是谢长安的指示说不能甩的太远了,不然的话咱们的攻击就不能奏效了!若非这样的话,依着狼鹰的性子,早就把它甩的看不到踪迹了!需要说明的是狼鹰现在的行动轨迹是呈现一种圆形的,但是这一点另外两只灵兽那是毫不知情的,“好,就是现在,停下!”狼鹰暂时的停止了飞行,但金乌红狮和岩浆老虎依旧是在不停的追赶着,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它们追逐的对象已经是停止了运动!

“现在开始反方向飞行!”谢长安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狼鹰此时在心中都是有些佩服这个男人了,这个男人的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呢?狼鹰的高速飞行自然会产生一种名为离心力的力量,如此一来,两个畜生就会被这样的一种力量彻底的包裹当中!就算到时候他们反映过来,那也晚了!

强大的离心力让这两只畜生都是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冰火两种极端的力量都是对方无法承受的,因此他们他们在战斗的时候是绝对不可以站在一起的,不然的话就是水火不容!可是这两个畜生为了胜利显然是忘记了这一点!

“你和我纠缠做什么?快让你的岩浆离开我的身子,我快要融化了!”金乌红狮愤怒的嘶喊道。当然,对于岩浆老虎来说他的情况也是很不好的,他快要被冻死了,他都没有发出一声叫声,这个大猫有什么资格喊出声!谢长安在心中笑道,你们两个畜生都是大猫好吗?

“你们俩的感情可真好,不如说说我这个人类应该怎么做才能和灵兽达到这样的感情呢?这可真让我羡慕啊!这就是谢长安的反攻计划,现在这两个畜生根本就不用他动手,除非幻流沙出手,不然的话,他们就这么一直纠结在一起吧!“你们自认为看穿了我的计划,但其实你们不知道的是,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们上当而已!”

性感私房内衣

严格来说这应该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一种变形吧!寒冰碎裂,岩浆停止流动,日心的身影出现在了谢长安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