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何说我三日内必死?”相爷问道。

   “因为那暗器已经随着血液的循环,四天前到达了你的心脏,再有三天,你就必死无疑!”刘官玉肯定道,

   “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异常?”相爷问道。

   “这就是那暗器的可怕之处,它其实就是一丝灵气凝聚而成,虽然极难化掉,但是非常细,非常柔软,令人毫无察觉。”

   刘官玉解释道,“相爷可知暗器的名字?”

   “醉生梦死!据说,这暗器的名字,便是醉生梦死!”相爷说道,脸上有一丝畏惧之色。

   “好名字,中招后麻痹感觉神经,如同酒醉一般,然后将人偷偷杀死,直到最后一刻,你都不会有所察觉!”刘官玉解释道。

   “我就奇怪了,那你怎么能看出来?”相爷严肃的问道。

   “因为我是神医!那么,问题来了,相爷,你又是怎么能够发觉的?”

   “二十年前,一位云游四海的老友来我家,是他发现了我体内的一丝异常,随后面排查,终于找出了潜藏在我体内的暗器。”

   “真厉害啊!”刘官玉感叹了一句,“你的好友为何没有帮你将暗器排出体外?”

   “他说,这咱暗器一旦进入体内,我就只有等死一条路!以他的功力,也是无可奈何。”相爷叹气道。

   拿柠檬美女精致秀美小脸高清写真图片

   “那你为什么现在还没死?”刘官玉问道。

   “嗯,这是什么话?”相爷一皱眉头,一股威严的气势勃然而发。

   “相爷别生气,我的意思是,中了此种暗器,最多活不过三年!但你却好好的活了二十多年!”刘官玉诧异道。

   “因为我那好友每年都会为我行功一次,将那暗器镇压住!”相爷解释道。

   “原来如此!相爷的好友当真是厉害!”刘官玉再次感叹道。

   “厉害是必须的,但是他也对此无能为力!”相爷说道。

   “但是,相爷你自己救了自己!”刘官玉说道。

   “你的意思,你能救我?”相爷问道。

   “当然!”刘官玉傲然说道。

   “我有点不信!”相爷一脸惊色。

   “我需要相爷相信吗?”刘官玉微笑道。

   “虽然我感情上相信你确实医术高明,但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相爷也微笑道。

   “相爷敢让我治吗?”

   “都快死的人了,还有什么不敢的!”相爷风轻云淡的说道。

   “相爷好魄力!”刘官玉赞了一句,“我需要一间安静的密室,治疗期间,不得有丝毫打扰!”

   “好!”相爷很干脆的答应了。

   很快,二人来到一间密室。

   “请相爷躺好,放松,我说的是彻底的放松,肌肉,骨骼和精神,都要放松。”刘官玉说道。

   相爷依言而行。

   刘官玉拿出神农银针,启动望穿秋水,施展针灸神法,布施锁灵阵,不多时,便将相爷心脏处,那一缕极细的灵气丝团团困住。

   那灵气丝似乎觉察到危险,左冲右突,想要逃走,但被神农银针以法阵困住,哪里能跑的掉。

   “相爷,现在我已将灵气丝困住,有两种方法可将其逼出体外,一种是我以摄魂手将其逼出,因暗器深入心脏,势必令得心脏受损。”刘官玉说道。

   “能恢复吗?”相爷平静的问道。

   “我以针法配合,三天便能恢复。”刘官玉道。

   “这方法不错。”相爷道。

   “第二种便是我以秘法将其吸收,你无伤无痛,但你会损失一点点功力。”

   “一点点是多少?”

   “相爷功力的九牛一毛。”

   “这方法更好,就用这方法吧,这一点点功力,算不了什么。”相爷笑道。

   “相爷是爽快人!”

   刘官玉微微一笑,北冥神功轰然而出,直透相爷心脏之处,那一缕灵气丝,一番剧烈的挣扎无果,被整个吸进了刘官玉掌心之中。

   抬起手掌,只见掌心处一缕妖异的血丝,分外醒目。

   相爷一见,亦是骇然,问道:“神医以身化毒,佩服!这会对神医造成伤害吗?”

   “相爷多虑了,这小小的暗器,用不了多久,便会被我化掉。”刘官玉傲然说道。

   “呵,那我现在算是好了吗?”相爷问道。

   “完好了!”刘官玉点点头。

   “那就好,算我便欠了你一个大人情!等你为小女治疗完毕,必定重谢神医!”相爷严肃的说道。

   “好说,现在可以看看相爷的宝贝女儿了吧?”刘官玉笑道。

   “请!”相爷作了一个手势,尽管面对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他也没有丝毫失礼。

   在一间闺房内,刘官玉看见了相爷之女。

   他从未想到,一个人,居然能够胖到如此地步。

   四肢几乎有水桶粗,脸庞如同一个球体,眼睛被浮胖的肌肉挤的只剩下一条缝。

   整个人看起来,便像是一大团摊开的面饼,身下的木床,都似乎被压的塌陷。

   “神医,这便是小女花儿!”相爷指着床上的女子说道。

   刘官玉点点头。

   看到相爷一行人到来,那躺在床上的女子低低的唤了一声:“爹爹!”

   声音沙哑,刺耳至极,有如两片铁块摩擦。

   “我的乖女儿,这一次,爹爹给你请到一位真正的神医,你的怪病,很快就会好了。”相爷轻声说道,脸上有着无比的疼爱。

   “噢。”花儿应了一声,平静,淡然,甚至有些冷漠。

   显然,她对自己的怪病,已不抱丝毫的希望。

   更何况,这位神医,还是一位小姑娘。

   “相爷,你们都请出去,我治疗时不能有任何干扰!”刘官玉正色道。

   相爷点点头,一行人快步而出。

   门被关上。

   “相爷,关上门,不让我等观看,会不会……”一位贴身侍卫欲言又止。

   “我相信神医!”相爷沉声说道。

   两个时辰之后,门开了。

   刘官玉缓步走了出来,脸色苍白如纸,一副极度虚弱的样子。

   “相爷,幸不辱命!”

   众人的目光,立时聚集到床上。

   只见花儿躺在床上,睡的正香。

   身上的浮胖,已然明显消退。

   整个人,瘦了一大半!

   “神医,这,是我的花儿吗?”相爷惊声问道。

   “绝对错不了!”刘官玉微微一笑。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好了吗?”相爷眼眶湿润。

   “再有三次治疗,便可痊愈!”刘官玉肯定道。

   “感谢神医出手相救,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我差点与一位真神擦肩而过!”相爷感叹道。

   “相爷过奖,请为我准备一间静室,我要修炼恢复一下。”刘官玉说道。

   “没问题。”相爷大声道。

   修炼恢复以后,相府大摆盛宴,热情款待刘官玉。

   觥筹交错之间,气氛融洽无比。

   交淡中,刘官玉问道:“相爷,今日我进城时,见到处都张榜缉凶,那刘官玉当真十恶不赦吗?”

   “那刘官玉如何,我等并未亲见,只是那位上仙拿来了颇多佐证,留影石中记载有刘官玉行凶杀人的场景,也有被灭各门派中,死里逃生之人的血泪控诉。”

   “居然还有留影石的记录?”刘官玉吃惊道。

   “是啊,看起来是证据确凿。”相爷道。

   “相爷觉得那刘官玉如何?我就随便一问啊。”刘官玉笑道。

   “据我所知,那刘官玉在冲天城并无水恶行,拜入仙门后也未听说他的不良传闻,为何这一次探家突然性情大变,犯下滔天大罪,其中颇多蹊跷!”

   “那为何国主未经调查,便连发十二道绝杀令?”

   “国主也是无可奈何,想那上仙,乃是我耀日帝国的背后靠山,哪里招惹得起,国主不听,说不定连国主都要被换掉!”相爷小声说道。

   刘官玉一听,心中对国主的仇恨立时减轻不少,他原本是要混进皇宫大杀四方的,现在看来,需要作适当调整了。

   国主,并不是首恶。

   “如此说来,一切都是因为上仙有令,才对刘官玉如此大动干戈。”刘官玉笑道。

   “是啊,其实国主也不想得罪上清宗,但实在也身不由己!”相爷叹口气道。

   上仙,你等着!

   “即便你真的是仙,我也要弄你!”刘官玉暗算发狠。

   这一场盛宴,宾主尽欢。

   睡觉之前,相爷拿来了一个小盒子。

   盒子里,有一小瓶子。

   里面有两滴如火焰般燃烧的血液,一股澎湃的灵气波动弥漫而出。

   “好浓郁的灵气流!”刘官玉赞道。

   “神医,小小神物,不成敬意,还请收下!”相爷诚恳道。

   “这,太贵重了!”刘官玉婉拒。

   “神医救我一命,难道还不值两滴血吗?”相爷笑道。

   “相爷说笑了,这两滴血,可不寻常啊!”刘官玉动容道。

   “这倒不假,这两滴血,可是成年金麒麟之血,我曾尝试吸收一点,但因其杀伐之意太重,我的躯体根本承受不了,这便赠予神医!”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相爷放心,花儿的病,我必定治好!”刘官玉郑重道。

   “小女怪病,那就有劳神医费心了!”相爷一拱手,告辞离开。

   刘官玉拿起小瓶子,仔细端详,面检查了一番,确定安之后,一口将两滴麒麟血吞了进去。

   “轰!”

   强大的气息,瞬间覆盖开来!

   浓郁至极的灵气磅礴浩荡,如大江浪涛,连绵不绝,似千军万马,奔腾不休。

   “哇靠,居然是金属性灵气!”

   气流所过之处,如同利刃切割,剧痛无比。

   幸好大荒体足够强悍,方才堪堪挡住,换作他人,恐怕早已被狂暴至极的灵气,切割成了无数碎片!

   这麒麟血中所蕴含的灵气,实在是太锋锐了!太霸道了!